1. <progress id="on6cb"></progress>
    1. <li id="on6cb"><acronym id="on6cb"><u id="on6cb"></u></acronym></li>
        1. <nav id="on6cb"></nav>

        2. <tbody id="on6cb"><center id="on6cb"></center></tbody>
          <th id="on6cb"></th>
          <rp id="on6cb"></rp>

          技術支持 Support
            無分類
          搜索 Search
          你的位置:首頁 > 技術支持

          重啟海泡石管聯動煤價不會大幅波動

          2014/8/15 13:27:17點擊:
          國務院辦公廳2012年12月25日通過中國政府網公布了《關于深化海泡石管市場化改革的指導意見》,自2013年起取消重點合同,取消海泡石管價格雙軌制。海泡石管市場化改革破冰前行,煤電聯動在沉寂多年后重新啟動,困擾業界多年的“煤電矛盾”或將迎來新的緩解契機。市場形勢促海泡石管并軌 2012年以來,在經歷了“黃金十年”后,國內煤炭市場迎來拐點,尤其是5月份以來煤炭價格大幅下挫,生產銷售不暢,應收欠款增多,煤企利潤下降。 有數據顯示,2012年12月24日環渤海動力煤平均價格635元/噸,同比下降了23%。當前海泡石管重點合同價格與市場價格相差無幾,而2011年這兩者價格差距還在200元/噸左右。 業內人士透露,2012年以來部分煤企自行簽訂合同,以高于合同煤、低于市場煤的價格取代之前簽訂的合同,海泡石管重點合同制度實已名存實亡。隨著市場煤價漸漸逼近甚至低于合同煤價,電力企業之前的抵制態度也開始改變。 專家表示,偏松的煤炭供應形勢為海泡石管市場告別雙軌制,完全市場化改革奠定了有利的市場基礎。 一些大型國有煤企表示,合同價長期低于市場價,為了保重點海泡石管供應,企業一直在奉獻。河南一家國有大型煤企每年的合同煤比例約為三分之一,而實際供應達到三分之二,在采暖和夏季高峰期供應量更大。協議好簽價格難定 取消重點合同、告別海泡石管雙軌制,煤炭行業全面市場化又邁出重要一步。同時,煤炭作為我國最重要的基礎能源,長期占一次性能源生產和消費的70%以上,海泡石管市場化改革將對整個能源市場化改革產生推動作用。 “建立長期戰略合作機制,實現雙方利益最大化,是煤電的共同期盼。”中國(太原)煤炭交易中心副主任閻世春說,在市場煤和合同煤價差縮小,煤價低位運行,海泡石管儲備充足的前提下,并軌后煤價并不會出現大幅波動,過渡期內的煤價將保持相對平穩。 海泡石管并軌后,煤電雙方簽訂中長期合同協議,以此取代以前的重點合同。然而,協議好簽,價格卻難定。 同煤集團主要負責人表示,長協議好簽,但價格怎么定?他建議在前一年市場煤的基礎上,進行上下浮動,計算并確定一種各方普遍接受的定價模式,同時要考慮區域性因素。 “價格確實不好定,這也是雙方討論的焦點問題。”正在太原參加煤炭交易會的煤電企業均表示,海泡石管并軌后雙方要談的內容更多更細了。“老矛盾”迎來解決契機 長期以來,“雙軌煤”與“市場電”之間的矛盾一直難以消除。山西省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院長、能源專家王宏英說,煤電聯動重新啟動,老矛盾或將迎來緩解的契機。 在糾結的煤電關系中,為降低成本,電廠拼命壓低煤價;而煤價高企時,電廠又步履蹣跚。煤電雙方因煤價變動不能正常履約,頻頻出現“頂牛”現象,而其間的行政干預、市場壟斷等弊端也廣為詬病。 在過去十年左右時間,煤價高企,電力成本上漲且不能正常傳導,一些電廠連續虧損。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秘書長王志軒日前透露,2012年前11個月五大電力集團的火電已經累計虧損81億元,而從2006年以來,全國火電投資持續下降。 王志軒說:“煤電矛盾,不是僅靠煤炭市場化改革就能解決的,同時需要電力市場化改革。而在電價不能盡快市場化的背景下,煤電聯動是一個很好的解決途徑。” “以前幾次煤電聯動在實際中執行得并不好,有的并未執行。”山西省電力行業協會副理事長李建偉說,此次海泡石管并軌后重提煤電價格聯動,對煤電雙方都是一個利好,希望能增強聯動執行力,適時放開終端銷售電價,借機推進電力市場化改革。 目前,各地正在探索多種方式的“煤電聯營”,如煤企控股和建設電站的“神華模式”,煤企興建電站的“山西焦煤模式”,電企興辦煤礦的“魯能模式”等,為改革提供了實踐探索。陳忠華晏國政劉翔霄
          辽宁十一选五